中国文明网主站 | 联盟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习近平:更加富有成效抓好改革工作
[习近平:更加富有成效抓好改革工作][习近平: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的说明]更多头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精品原创

独行在高山峡谷中的跋涉者 ——张守中先生其人其事
发表时间:2015-04-27   来源:侯马文明网   字体: [][ ][ ]   [打印] [关闭]

80岁高龄的张守中先生为书法爱好者作侯马盟书专题讲座

张守中先生与侯马市著名书法家韩左军、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田建文等书法爱好者亲切交流学习盟书心得

记者 王丽琴 图/文

    今年3月14日至29日,由河北博物院主办的《乙未迎春——张守中师生书法展》成功举办并引起社会广泛赞誉。其中展览汇集了80岁高龄的张守中先生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至今的60多件书画作品,既有临摹的侯马盟书、战国中山国圆壶铭、湖北张家山汉简,也有以楚简笔意书写的老子名作、以甲骨文撰写的诗词歌赋等,还有他真草隶篆书体的各种日常创作,件件精品,但以侯马盟书体、盟书笔意创作的作品为多。展出当天,河北省城的几家媒体,就以《他让中国的古文字“活”了起来》等为题给予了热切关注。

  一、2014年4月16日,侯马盟书文化研究会成立大会暨“寻盟之旅”全国书法名家邀请展在侯马晋国古都博物馆举行。大会推选河北省文化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侯马盟书主要发掘整理者、盟书字表整理者、盟书体法书艺术首创者张守中先生为侯马盟书文化研究会会长。2014年8月19日至25日,侯马盟书书法艺术培训班举行,张守中老师为培训班书法爱好者作了专题讲座;今年1月6日,侯马盟书体书法展亮相龙城,记者有幸与张老见面叙谈并为其摄影报道。和蔼可亲、笑容可掬、平易近人是张老给记者留下的深刻印象,油然而生敬意之感。

  读过老子《道德经》的人,应该知道这句话“多闻数穷,不若守于中。”意思是说,人说的话多,往往会使自己陷入困境,还不如保持虚静沉默,把话留在心里。名字就出于此的张守中,更是深谙其道。“先生年甫9岁学书,其后70年临池不辍。所临碑帖,少则数十通,多则百通,秃笔成冢,洗墨成池,评者云:先生临池之功是‘吓人的功夫,可望不可及’。”

  张守中先生自谓:“自己学书一生,有两大幸事,一是得名师指导,二是有缘与古人面对。”所谓“得名师指导”,是指青年时代拜著名书法家邓散木为师,打下篆隶基础,其后再得著名古文字学家商承祚先生指教,学习古文字临摹。所谓与古人面对,是指从事文物考古数十年,能直接面对古人佳作。

  张守中先生的专业是考古测绘,20岁开始,至今不辍耕耘。屈指而算,老先生与古文字相伴已是整整“一个甲子”。

  谈起与文物考古以及书法创作的情缘,张守中先生很庆幸自己从事的事业,因工作之缘直接临摹春秋战国秦汉真迹佳作,为其书法创作拓宽了思路,增加了亮点。“我的人生大戏中,唱主角的就是古文字的临摹,还有古文字工具书的编撰。”他将自己比作独行在高山峡谷之中的跋涉者,别人以为你孤独寂寞,你却因欣赏到别人看不到的自然美景而喜不自胜”。每每看到古时那俏丽的文字时心旷神怡得难以言喻。用他的话说就是“这辈子赶上了好多好机会”。

  第一个好机会,是1965年侯马晋国遗址出土大量盟誓辞文玉石片,称为“侯马盟书”,它是最早使用毛笔书写文字的实物证明。张守中先生正是其发掘与整理者之一,对盟书600件标本中的3万余字进行临摹与研究。与张颔、陶正刚先生合作出版了《侯马盟书》,被国内外公认为考古研究的重大学术成果。

  再一个就是,1976年举世闻名的河北中山国青铜器出土,张守中先生在商锡永先生指导下,以其熟谙古文字与临池之功,以笔代刀,将纸为金,心怀虔敬,如对至尊,历时3年对中山国118件铜器上2458字临摹与研究,并于1981年由中华书局出版了《中山王厝器文字编》。著名学者陈帮怀先生称赞该书“为网罗一国文字之第一部字书,信难能而可贵矣”。洛阳为之纸贵,该书网购曾一度达每册300-400元,增值百倍,成为学苑艺林佳话。

  张守中先生还曾参与银雀山汉简、定县汉简、云梦秦简、郭店楚简等出土盛事。得天时地利人和,坐拥春秋、战国、秦、汉书法艺术奇葩。迄今推出过《侯马盟书》、《包山楚简文字编》、《睡虎地秦简文字编》、《郭店楚简文字编》、《张家山汉简文字编》等学术著作,可谓“著作等身”。学界泰斗李学勤评价张守中说:“让几种冷门古文字实现‘起死回生’,将中华古文字的灿烂文化遗产给抢救了下来,这是先生无法估量的学术贡献和社会价值。”被誉为“是效绩最丰的一位学者”。但先生很淡定,很少拿此类评价说事儿。

  “像盟书、竹简都是写在平面上,跟绿豆一般大,得用放大镜,用毛笔一笔一笔地誊录、修改。摹本要跟原物高度吻合,比照片还要真切清晰,才算合格。就如蒸馒头一样,要反复弄,这样整理出的摹本才有价值。”每次撰写一部文字编,往往需摹古人手书真迹几万字,过程虽然过程辛苦枯燥、孤独寂寞,而张老却“乐在其中”。

    二、张守中先生出身京东名门望族的“丰润张家”,曾祖张人骏历任两广、两江总督;伯祖张允言乃大清银行首任总监督;叔祖张允亮乃袁世凯女婿,著名版本学家;父张象晖英年罹难车祸,令人痛惜不已;母陈佩莹乃湖南名宦陈浞后裔,工书画,精刺绣。先生童年家境优渥,生活在京城大宅院中,叔祖张允亮主持家政。“丰润张家”还出了两个重量级人物,一个就是清代名臣张佩纶,一个就是近代著名作家张爱玲。

  1978年年尾,张守中在北京故宫参加筹备战国中山国文物展,正临摹《兆域图》时巧遇知名学者、书法大家启功先生。不想老人家把头略低,双臂下垂,十指微并,轻声说道“久仰久仰”。当时张守中四十几岁,启功先生已六十多。一声久仰,惊得张守中有些不知所措。后来方知原委:原来启功先生刚刚自长春参加中国古文字学会第一届年会回京,会上河北出土的中山王墓铜器铭文正是讨论的学术热点之一,而那些铭文正是张守中所临摹。后来,启功先生还专门给张守中写了一张条幅,以示友谊。

  张守中先生对书法的痴迷,除了坚持不懈还有过“衰年变法”。58岁那年,为了攻下很少涉猎过的草书,一部《孙过庭书谱》硬是被他临写40余通。退休之后,他又进老年大学学起了中国画,以求“书画同源”之道。

  今年1月6日,在省城侯马盟书体书法展的5天时间里,张守中先生兴致勃勃地亲自给观众当“讲解员”,如数家珍。令在场的各级领导与来自全国各地的书法爱好者为之感动。

  与张老已深交30多年的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田建文谈到今年3月份《乙未迎春——张守中师生书法展》的初衷:“张老先生今年80岁了,从事文物工作60年,曾经接触过大量的优秀古文字资源,对中国古文字研究有极深造诣。通过展览,让年轻人甚至是小朋友们也感受一下两千年前的文字魅力,期待我们的传统文化能够永续留存下去。”据记者了解,此次展出的60多幅作品中,有5幅张守中近期临摹古文字的作品,其余作品则是以古文字的形式展现人们熟知的古诗词。

  三、生活简朴,平易近人的张守中先生天性淡泊,不求闻达。一门心思沉浸在自己的学术世界里,远离现实生活中的浮躁和喧哗。近年来,他将自己创作的多幅书法精品捐献给河北省博物馆和省文物研究所等单位永久收藏。2011年秋,先生又将极为珍贵的张人骏真迹(书信89封、电报稿2封、日记一函)悉数捐献给河北省博物馆,填补了畿辅名人墨迹收藏的空白,为保护珍贵文化遗产做出了贡献。

  张老先生七十岁那年,出版了首部个人书法集《张守中书法集》。时任河北省博物馆馆长的谷同伟作的序,他文中直言“我以为先生为书时的责任感,有意无意间不免有些大于个性的任意挥发。或许,先生此后会突然来一个‘衰年变法’,八九十岁再出一本集子也说不定。”

  张老先生这一生把最主要的精力都放在古文字工具书的编写上。据了解,他已出版了六本古文字工具书,平均每本耗时三年完成。有些古文字得用放大镜才能看清楚。而临摹古文字最大的困难就是必须要保持原状,不像书法写作可以自由发挥,要经过反复认识、反复临摹才能有好的作品。

  张守中,一位独行在高山峡谷中的跋涉者,乐此不疲,无怨无悔。

  衷心祝愿张老健康长寿!

  人物链接

  张守中,农历乙亥(1935年)生于北京,祖籍河北丰润,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研究员,一生致力于中国古文字研究,书法师从邓散木、商承祚先生,真草隶篆四体均有涉猎,对战国文字艺术多有研究。张守中先生长期与商彝周鼎秦砖汉瓦为伴,在古文字领域和书法界都有很大影响。先后编著出版了《侯马盟书》(合作)、《中山王厝器文字编》、《张人骏家书日记》等十几部学术专著和文集。

文明播报
更多>>
图片2.jpg
    近期,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李俊胜带领相关成员深入侯马市三乡五办下辖农村(社区),对侯马市开展的移风易俗“弃陋习,倡新风”工作和道德讲堂等工作进行专项督促检查。在听完侯马市三乡五办主要负责人的汇报后,李俊胜着重指出:“开展移风易俗和破除封建迷信工作是侯马市创建文明城市的基础性工作。各乡办要建立和完善相关机构和制度,健全各地红白理事会,各村(社区)要因地制宜制定红白理事会章程,一律倡导婚事新办与丧事简办,倡导文明节俭,反对铺张浪费。要营造良好的宣传氛围,从五一劳动节开始即刻执行,并对此期间办事人员要加大宣传教育力度,开展移风易俗“弃陋习、倡新风”宣传材料内容各村(社区)每家每户都要收到和知晓,力争把此项活动搞好落实。
我们的节日
更多>>
综合简报
更多>>
山西省侯马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E-mail:hmwmb2008@126.com 电话:0357-4222183
地址:侯马市市府路市委402室